<var id="wohzh"></var>

      <var id="wohzh"></var>
    1. <code id="wohzh"><label id="wohzh"></label></code>
        <input id="wohzh"></input>
        1. <meter id="wohzh"><menu id="wohzh"><ins id="wohzh"></ins></menu></meter>
          您好,歡迎來到中國-南亞自由貿易商務門戶官方網站! help 幫助中心 EN 中文

          當前位置 :新聞

          云南對外開放的外經貿戰略選擇 立足優勢 打好“三張牌”

          來源:云南信息報   時間:2019-07-01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云南作為中國陸路聯通東南亞地區的重要省份,近年來與周邊國家的經貿合作日趨緊密,合作領域日益廣泛,合作成果更加豐碩。2018年云南省外貿進出口總額完成1973億元人民幣,較2017年增長24.7%,其中出口847.7億元,增長9.4%,與東南亞國家的出口貿易額超過全省出口總額50%,在南亞和東南亞的投資總額截至目前已超過100億美元。
             中國與東南亞正攜手邁入提質升級的新時代。在當前形勢下,云南應該如何揚長避短發揮自身優勢以深化同東南亞國家的經貿合作?已成功舉辦三屆的中國-東南亞商務論壇由云南省人民政府和中國-東盟中心主辦、云南省貿促會承辦,為來自中國和東南亞各國的政要、工商會及商界領袖、知名企業家搭建了一個重要平臺,各界在此觀點交集、只會碰撞,共識匯聚。第三屆的中國-東南亞商務論壇再次圍繞“一帶一路”、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老經濟走廊、中緬經濟走廊、中越經濟走廊、瀾湄合作、跨境經濟合作區等話題展開對話研討。論壇積極發揮貿促系統平臺型功能、專業化水平、引領性作用,聚焦“一帶一路 創新合作 共謀發展”,建立符合對外開放新形勢和高質量發展新要求的對話渠道和磋商機制,為云南跨越發展、產業發展以及與會各國工商界人士提供了有益的智力引導和項目對接。
             以綠色品牌高質量占領市場
             云南提出要全力打造綠色能源、綠色食品和健康生活目的地這“三張牌”,而這也是云南與東南亞國家現在及今后一段時間內經貿合作的重點領域。
             在綠色能源方面,云南企業投資合資的電網、水電站在東南亞可謂遍地開花。以云南同柬埔寨的合作為例,由云南瀾滄江國際能源有限公司和柬埔寨、越南三方企業攜手開發的桑河二級水電站,是柬埔寨國內最大的水電工程,該水電站于去年底建成投產,成為滇柬能源合作的典范。未來,云南將繼續加強水電、油氣、煤炭等能源的合作開發,推動能源結構不斷優化調整,利用云南的先進技術、嚴格的環保準入和資金等條件,與東南亞國家在資源開發、產業培育和電網、油氣管網等方面加強合作,推進水電鋁材和新能源汽車等產業發展,共同拓展市場。
             綠色食品方面,云南要利用好東南亞地區在土地、氣候、人力等方面的優勢,按照大產業+新主體+新平臺的發展思路,加強特色種植、養殖及綠色食品加工等領域的合作,推動名牌創建、龍頭培育、有機認證、平臺建設等方面的合作與發展。此外,云南將以康養和旅游資源優勢同東南亞加強在醫療、教育、文化等領域的合作。
             對此,中國雙綠66人圓桌會和中國雙綠企業家理事會秘書長劉平田也表示,云南自然資源非常豐富,但在對外貿易中以往都是粗放經營,像茶葉和咖啡都是以原材料出口到國際市場,沒有形成品牌優勢和較大收益,所以要改變這種做法,要走綠色、品牌、高質量發展道路,首先以特色占領中國市場,再以精品品牌進軍國際市場。
             劉平田還提出,云南一定要利用好區位優勢,重點打通印度洋通道,完善省內外交通網絡,打造中國西南現代加工、倉儲、物流,特別是冷鏈物流集散地和外貿中轉地,成為對內為中國服務、對外為東南亞企業和產品進入中國市場的重要平臺。
             以邊境貿易助合作暢通
             在跨境經濟和邊境合作領域,云南也為深化中國與東南亞合作發揮著積極作用。近年來,云南正加強與周邊國家出入境管理海關檢驗檢疫等方面的合作交流,推動中外合作區等開發性平臺建設,與東南亞國家合作建設產業園區,加快口岸軟硬件建設,提升通關效率和便利化,創新金融跨境業務,提升人民幣國際化水平。
             “云南同周邊國家地區的金融合作是走在前列的,”商洽會執委會副主任、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會長劉光溪說道,“早在1978年云南就已經有跨境人民幣的民間結算,此后1984年的河口模式,1995年的德宏瑞麗模式,現在的磨丁模式,都屬于離岸人民幣業務的范疇。金融的合作一定要與產業合作并行不悖,并駕齊驅,甚至還要超越一點。”
             關于邊境貿易,據昆明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和今年前5個月,云南邊境貿易持續呈增長態勢,邊民互市2018年進出口為241.2億元,增長20.9%。同時,東盟繼續穩居云南最大貿易伙伴地位,今年前5個月,我省進出口額完成871.55億元,其中與東盟達442.1億元,增長13.1%,農產品是云南從東盟進口的主要大類商品之一。
             如同緬甸工商聯合會副主席葉敏昂所說,東南亞國家很多的農產品出口到云南,或通過云南能夠更加便捷地進入到中國市場,雙方在農產品的進一步流通自由化、便利化方面的溝通合作至關重要。對此,商務部駐昆明原特派員李朝勝也認為,云南與東南亞要深入邊貿及口岸貿易合作,并進一步加快跨境電子商務合作。
             “通過互聯網深化口岸邊境貿易服務管理,中國與東南亞有著巨大的合作發展空間。”李朝勝表示,在推動物流服務上,云南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要在服務功能上進一步解放思想,擴大開放與平等合作,以邊境自貿區和邊境開發區為試點,在政策和措施上將服務功能予以完善,實現服務便利化。


           
          网络三公游戏